教有方学有成 中小学辅导 1对1 / 全日制 / 班课 / 艺考
登录 注册 027-87685695

“楚才”特等奖候选作品公示(中学组)来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2021-01-17 16:03:49
  • 来源于:
  • 状元教育
  • 作者:
  • 小白
  • 浏览量:
  • 571

01风从小巷来(初中一年级,4号题)

我家对面那条临街小巷里真可谓是“卧虎藏龙”:小吃店、服装店、母婴店一家赛过一家,挨挨挤挤地开在这条其貌不扬的小巷里。

每天清晨七点不到,叫卖声、吆喝声、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,唤醒了沉睡中的小巷,整个巷子立刻鲜活起来。

早起的爹爹婆婆挎着布兜,一边蹲在菜摊前挑挑拣拣,一边娴熟地大刀阔斧地砍价;背着书包的孩子们叽喳地涌入那家湖南米粉店,年轻的老板操着一口正宗的长沙话,手忙脚乱地煮着粉面、馄饨,店里有些食客嫌汤汤水水的吃不饱,便一边嗦着粉面,一边扯着嗓子喊道:“老板,来个锅盔,鲜肉馅的,不要辣椒!”不出五分钟,隔壁门面的锅盔老板便麻利地递上一个油纸包好的饼,金黄酥脆,散发着缕缕油香,这便勾起了左右桌食客肚子里的馋虫。“老板,给我也来一个!”

卖锅盔的老板姓李,50岁上下,老家在河南,前些年走街串巷地打游击,在路边摆摊卖饼,风里来雨里去着实辛苦,赚了些钱,便在巷子里租了个小小的门面安定下来。

门面很窄,门口勉强挤下那口做饼的炉子,店里约两三平米,那便是老李的“工作间”。每天天刚亮,他便掀起卷帘门,开始一天的忙碌,和面、剁馅、做饼胚,再根据客人们的口味,做成一个个甜味的、鲜肉的、梅菜扣肉味的小圆饼。他熟练地把小圆饼抻开,表面撒上厚厚的香芝麻,在另一面沾上些许水,然后“啪”的一下,将面饼贴到红通通的炉壁上。不一会儿,饼盖慢慢地鼓了起来,颜色变成了金黄色,香喷喷的锅盔便出炉了。

由于店面临着学校和居民区,老李的生意一向很好,和隔壁的湖南粉面馆是一对“黄金搭档”。店里不忙的时候,他便拖张靠椅,坐在门口和街坊邻居拉家常。慢慢地,大家也熟悉了他家的情况:他老婆一个人在家带孩子,照顾爹妈,他在武汉打工挣钱。每当谈起儿子,老李那张皱巴巴的脸仿佛一下子开了花:“俺儿学习成绩可好着呢,在老家县城最好的高中读书。”别看老李文化不高,他对儿子将来的学业可一点也不含糊,“要考就考武汉最好的大学。”武汉的大学学费可不便宜,老李的锅盔卖5元一个,啥时候才能攒够呢?街坊们都为他发愁,他也不在意,“俺好手好脚的,别说学费,俺儿娶媳妇的钱也没有问题。”

寒来暑往,一转眼老李在巷子里开店已经三年了,成了巷子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。哪家搬东西缺搭手的,他二话不说就上去帮忙,街坊们也很照顾他生意。牛肉粉配锅盔成了小巷里最流行的套餐。

今年春节前,老李提前把铺子做好卫生,打了烊,抱歉地对街坊们说,“儿子今年六月高考,这个春节要多陪陪儿子,为儿子打打气,等俺回来给你们带点土特产。”

街坊邻里打趣道,“过完年可要早点回来,你这锅盔勾人得很,可别把我们馋坏了”。

当时,任谁都没有想到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每个人的生活,整整七十六天。冬去春来,窗外早已是莺飞草长的人间四月天。解封后,沉寂数月的小巷也一点一点苏醒了:服装店老板给橱窗的模特换上春季新款,蔬果店也开始进货了,湖南米粉店的老板不顾家人反对“逆行”回汉。唯独老李的卷帘门一直是合上的,街坊们在微信上给他留言也不见回应,便戏谑道,“他肯定是怕武汉不安全,胆小鬼!”

小巷少了老李仿佛锅盔上少了香芝麻,就差那么点意思。街坊们进进出出,总是够着脖子瞄一眼,希望下一秒就出现他在店里忙碌的身影。时间一晃到了七月底,太阳明晃晃的挂在一丝云彩都没有的天空,武汉进入烧烤模式。

一天下午,街坊们惊讶地发现,老李的店铺门卷上去了半截,屋里一个女人正在忙着收拾。在街坊们的问询中,女人红着眼睛告诉大家,她是老李的老婆,老李今年年初的时候就走了。

“春节过了一半,他感觉身体不舒服,咳嗽不停,浑身没力气,去当地医院吃药打针都不见好转。住院后医生会诊是得的新冠肺炎,老李又有些基础病,最后人还是走了……”女人啜泣道,“他在医院最后几天,人清醒的时候便给我发微信,嘱咐我一定把儿子培养好……”

女人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,“儿子特争气,受到这么大的打击,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,考过了一本线。”她哆哆嗦嗦从地上的一个帆布包里掏出了几大盒喜糖,“本来说好请大家吃喜糖的……”女人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街坊们早已唏嘘不已,红了眼眶,“多好的一个人,还说要早点回武汉的……”

之后的两天里,由湖南米粉店老板自发牵头,街坊们你一百我两百地凑起了给老李儿子上大学的红包。人们不顾他老婆的极力推脱,使劲地塞在她返程的行李包里。“儿子读书有困难,就来这巷子里找这些叔叔伯伯……”

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里有这样一句经典的台词:死亡并不可怕,遗忘才是最终的告别。

老李是我们身边最普通平凡的人,他们在社会的各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挥洒着汗水,坚持着心里最朴素的梦想,岁月也许会带来挫折和无常,带来伤痛和别离,但在那条挨挨挤挤的小巷里,当一缕清风穿巷而过,人们依稀闻到了那锅盔的阵阵酥香……

推荐语:

一篇很有烟火气的市井叙事。

市俗的生活场景、滋味,平凡的人物命运、情感,是文章给我们的最深印象和最大感动。

文学常常可以称为是平凡人的“史记”,不一定留名,不需要惊天动地,却能投射我们自己的梦想、情感、良知、快乐、无奈……就有阅读的愉悦和精神的温暖。

02风从故乡柳梢来

(初中二年级,4号题)

五六岁时,淮河畔种的是成片的柳树,和熙的微风便从这故乡的柳梢,缓缓而来。

早晨的雾气氤氲,淮河水涨了,刚好漫过青青的草地,岸边的草荡漾在脚边。清风裹挟着朦胧的水汽,拂过柳梢,带着柳叶的气息,轻点我的鼻尖,撩动我的衣衫。

直视河面,那绵绵无尽的波浪,仿佛微风吹过的雾气,一阵又一阵地推搡着我。我仿佛要乘风破浪,缓缓驶向对面。

那时家里烧的是土灶,我和爷爷便常常去柳林里捡树枝。爷爷背着筐,带上浓浓的茶,拿着钩枯枝的杆子,而我则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。阳光为不远处的柳林镀上了一层金辉,风吹柳条,好似粼粼波光。

地上开着各色的无名小花,柳林也恰逢那时开花。爷爷在后面拾树枝,我则左蹦右跳地踩着地上的柳树花。

柳树花大约半指长,淡黄色地翘在柳梢,毛茸茸的像毛毛虫,我指着柳树花一次又一次地问:“这是毛毛虫吗?”爷爷则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地纠正我:“这不是毛毛虫,这是柳树花。”这时,我便会像听到了什么高兴的事,咯咯地笑起来,清澈的笑声漫过水畔,被自柳梢而来的风吹到很远的地方去。爷爷也不恼,眼眸含笑地望着我踩瘪一个又一个柳树花。

玩累了我便坐下来,折一条柳枝,编成花环,来几朵小花点缀其间,站起来戴在头上,想象着我便是柳林里的小花仙子。

直到朱霞半天,粲然如焚。那天的夕阳是最美的,粼光水漾漾,柳枝拂夕阳,到处都散落着金红色的光芒。爷爷和我逆光而行,夕阳拉长了我们的影子。

走在半途定要坐下来歇一会儿,爷爷喝口浓茶,描绘起远方的风景。他讲江南水乡漫山遍野的花岭,他讲金陵香醇的美酒,他讲北平粗犷大气的巍峨长城,他讲徽州小城不朽的黄梅腔调……我听得入了迷,觉得好似有风,把山河酿成了千言万语,吹过耳畔。恍然惊醒,那风从柳梢来。

月镀银墙,离家的夏夜,心中潮湿而无助。我不舍这承载我万千记忆的故乡。

走上离开的路,却又感觉到了那带有柳叶气息的微风,它卷着夜色,抚慰了我不安的心。我似乎又有了前进的力量,因为我明白,风永远都会从故乡吹来,一如过去那样,自柳梢,一路至我心上。

西风几时来,流年暗中换。多少个夜晚我枕风入眠,再回故乡,发觉柳林已砍光多年。可我心却不再彷徨,那飘飘荡荡的雾气柳枝,在故乡的风中,成了我心中的画屏。

“长安陌上无穷树,唯有垂杨绾别离。”爷爷在柳树花开的时节去了天国,变成了颗星星。可他留给我的,却是心上长存的柳林,和那翩然的风。

我靠着带着柳叶气息的风,就像靠在故乡的门槛,靠在爷爷的怀中。

立于窗前,闭上双眼,风从故乡柳梢来。

推荐语:一篇文学味比较纯粹的散文。

散文可称“优美”,除了文笔,通常还要有丰富的意象、细腻的情感。

文章呈现的童年记忆,画面美好、纯真,真似河岸清风。爷爷的形象,总体是模糊的,却别有意蕴,与风吹柳摇和谐一体。

作者太过年轻,不好说那是“乡愁”。但美好的往事,常常就是一个画面、一个细节,会伴我们一生。

03风从奔跑中来(初中二年级,4号题)

生活是沉闷的,但跑起来就会有风。——题记

蝉声越发的令人焦躁,闷热的夏没有一丝风,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,期盼能有一丝凉爽的风吹来。

“你坐在那儿热不热呀?”外婆问道。

“热啊……特别热……”我耷拉着声音,已然被热蔫了。

“那你还坐着干嘛?跑起来呀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只有跑起来才会有风呀!”

是啊,跑起来才会有风。我下楼,心平气和地慢跑起来。如外婆所言,一阵阵清凉的风穿过我手边、耳边、身边、发丝间,整个世界都凉爽起来,蝉的叫声也渐渐小了些。好像这一股风让整个夏夜都变得不再难耐。

外婆看着我气喘吁吁却又满足的神情,笑弯了眼睛:“我告诉你哦,无论何时都要不停地奔跑,因为生活需要一阵风吹来的。”

彼时的我似懂非懂,只记得那一缕缕从奔跑中来的风,把外婆慈祥的话语吹成了天边的云朵,吹成了空中的星星,飘进了我的梦里,闪烁在我的心上。

春去秋来,寒来暑往,我一点点地长大了。生活不再像儿时那般简单纯粹,在无数个无风无云无星的日子里,每天的生活都沉闷而乏味。

在学校要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考试,回家要承受父母无边无际的斥责;脑海中是解不出来的题目,耳边是老师严厉的训话。我就这样在密不透风的生活中艰难地喘着气。我的世界被嘈杂如蝉鸣的噪音裹挟着,我感到疲惫,难以前进一步。我忽然明白,在沉闷的高压学习生活中,有一阵风,是多么重要。

我抬头,望见窗外的夜空中久违地闪出了几颗星星,蓦地,外婆的话又在脑海中回响,儿时那阵清凉的风跨越时空席卷而来,又一次吹过我全身,吹过我死水一般的内心。

那个冬夜,我不顾严寒,跑下了楼。

“是啊,跑起来才会有风。”

我如是想着,在小区里飞奔着。此时的风不同于从前的风,它冰冷无比,却冷得很纯澈,我沉闷的世界终于涌进了久违的一道风,我的血液变得炽热起来。

我毫无顾忌地跑着,大口呼吸着,耳边是猎猎风声,而不是嘈杂的噪声。我不停地跑着,跑出一个全新的、简单纯粹的世界——那些令人厌烦的、扰人心境的东西都被风吹走了。从奔跑中来的风吹走了我的眼泪,升华了我的灵魂。

我在这样的风吹拂下,不断向前奔跑。几个春秋过去,新冠的暴发令人恐惧。

我呆在家,足不出户。武汉变得沉寂,连同我身边的空气也沉寂下来。然武汉没有这么一直沉闷下去,每一位“逆行者”都用自己的方式奔跑着,他们已然成了一缕又一缕的风,吹走武汉的沉闷,吹醒武汉。

“跑起来才会有风。”

我如是坚定地信仰着。

我在网上发布激励人心的文章,我用颜色鲜艳的画为武汉打气。我的笔尖在纸上奔跑,我的思想在深夜里奔跑,我,在以自己的方式奔跑,努力让希望的风吹遍武汉的每个角落。

无数人像我一样在疫情期间奔跑着,于是充满希望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,吹向武汉,吹向全中国。

直至今日,我仍然全力以赴地奔跑着,因为风从奔跑中来,而这一股风,能将沉闷的生活吹得不再沉闷。我将在以后的人生中坚持不懈地奔跑,跑出一阵又一阵的风,跑出一个崭新的世界。

推荐语:

电影《阿甘正传》中,主人公阿甘一生都在不停奔跑,跑出了自己的风、自己的世界。

“风从奔跑中来”,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。它不仅仅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,更有普适的生活哲学味道。

我们看中这篇文章,是因为它既有个性化的思考感悟,也有典型价值——进入初中阶段的学生,如何面对沉闷、压力和烦恼,是不断抱怨至麻木,彷徨至迷失?还是该放下时放下,该跑时冲出去跑起来,自己造风,冲刷杂声,澄澈心灵。

阿甘说:要往前走,就得先忘掉过去。我想,这就是跑的意义。

04随它去吧(高中一年级,4号题)

“快乐、惊喜、欢愉、悲伤、恐惧……你更喜欢哪一个?”

“快乐吧,”我没有犹豫,“开心最重要。”

老头不说话,只是笑盈盈地看着我,拿起茶壶将自己身前精致的小盏茶杯斟满,然后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。

我瞟了一眼书的封面——哦,原来是《素履之往》,一本散文集。

老头翻啊翻,将纸页弄得“哗哗”响,随这声音弥漫开来的是淡淡的书香,掺杂着宁静的岁月与时间的洪流,在这不大的屋子里弥漫开来,令人心安。

他将翻到的那一页递给我,示意我去看那上面的文字——

“晴秋上午,随便走走,不一定要快乐。”

丽江古城里有条五一街,街上有间小茶馆,小茶馆里有个72岁的老头,老头有个身份,叫做这间茶馆的老板。茶馆有个洋气的名字,叫做“let it go”。整条五一街放眼望去,一片古色古香,唯独这间茶馆以不羁打破了这份古典的美感,格外引人注目。

离开丽江后的某天,我在微信上随口向老头问起店名的缘由,老头的回复令我哭笑不得:“随便起的,管它呢,let it go啊。”

起初我以为这是真理由,直到后来老头跟我讲了那个故事,我才明白,原来这只是一句搪塞。

倒也随便,倒也真性情,倒也有趣!

老头的母亲因病去世那一年,他43岁,正值人生中年。工作的压力与失去亲人的痛苦一下子全压到他身上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索性辞了工作,狠了心把自己流放到冰岛,在那片遥远的雪国疯玩了一个月。

冰岛的秋天冷得可以和中国北方的1月相媲美。这样冷的季节,尽管有政府对于街头手艺人的补贴与支持政策,街上的“自由职业者”们也纷纷选择回家簇拥着炉火与被褥,与温暖交个朋友。除了一个吉他手。

天寒地冻的季节里,吉他手只穿了两件单衣坐在街角,怀里抱着只花了1000克朗买来的二手吉他,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弦,就像一片汪洋中的孤独方舟。

“老头”以为他靠卖艺为生,看他可怜,想多给几个硬币以表对吉他手的怜悯与敬意,结果绕着吉他手转了一圈,也没发现装硬币的小碗,只好只身上前,将硬币亲手递给吉他手。

吉他手停下毫无规律可言的指弹,从怀中的包里掏啊掏,掏出来一块木板,上面赫然写着“我有车有房,来这儿是为了拥抱世界(embrace the world),请别施舍我”。

“老头”呆了——有车有房还在这里弹吉他?回屋里烤火不好吗?

吉他手给出的回答很简单:“embrace the world。”

“老头”还是不解,便很是认真地将心中的疑问一一道尽,却只见吉他手像没听见似的,慢悠悠地将吉他取下,放到包里,再慢悠悠地拉上拉链,仿佛站在他面前的“老头”不是大活人,而是一尊雕像。

吉他手起身,示意“老头”跟上。“老头”赶忙追上他,却没想到,这一跟,就是半个月。

半个月,15天,360个小时的轮转,129万秒的更替,可以干些什么?

吉他手与“老头”却用半个月的时间,给出了属于他们的回答——随它去吧。

他们去了雷克雅未克,那是冰岛的首都,见过那座珍珠楼。夜晚的珍珠楼灯火辉煌,像市中心缓缓盛放的巨大花朵,又像是晶莹剔透的硕大珍珠,在夜风的轻拂下闪闪发光。

他们去了辛格韦德利,那是一所冰岛的国家公园,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议会的召开地。那面叫做“法律岩”的黑色石墙,给人以文明与岁月的厚重感,像任何一条法律条文,坚实,沉稳。

他们去了哈帕音乐厅,那是冰岛新建的音乐中心。运气很好地赶上了冰岛电波音乐节,在音乐与笑声中看见自己脸上久违的笑容,渐渐与周围陌生人的笑容融为一体。

他们看见路边的小猫与老猫相伴嬉戏,累了就伸个懒腰往路中央一趴,迎接来往的车对它们礼貌地“问好”;看见酒吧的老板递给路边流浪汉一杯新鲜的啤酒,两人无言却相视一笑,像是用力吼出来的“cheers!(干杯)”在老街的墙壁上来回反射,久久不散。

还见过极光与灿烂的日出,也为静谧的森林深深折服……

“老头”说,快乐、惊喜、欢愉、悲伤、恐惧,在那15天里,他一一亲自品尝,然后将剩余的扔进风里,扔进极光里,扔进铺天盖地的雪里。

品尝过,才得以释然,才得以学会全盘接受人生的各种情感。

十五天的旅行,去也匆匆。吉他手在一座小城的街角摆了高脚椅,自己爬上去,掏出包里的吉他,以轻快安稳的吉他声宣告这场旅行的结束。

“老头”对这样的结束语哭笑不得,却又觉得本就陌生人一场,十五天的旅行,缘分已尽,也已够。于是在临走前问吉他手:“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”

吉他手咧开嘴,露出一口大白牙,只是冲他笑,眼里却写满了“你怎么还不懂”的无奈。

“老头”于是也朝这个高鼻梁深眼眶的外国中年男人笑:“我懂了,与其深陷于某种情绪,不如让每种情绪都随它去吧。接纳每一段经历,感受每一刻情绪,这样的自由与真实,要比快乐来得更加珍贵。”

老头扔下还在细细品尝这句话的我,独自推开茶馆的门,一言不发地走到街中央。

七点半,残云点亮了万家灯火,一盏一盏,炊烟飘上半寐不醒的天空,星子一闪一闪。

七点半,晨昏交班,霞光在天际一层层晕染开,几分钟后却要被靛蓝替代。

老头在街中央的背影好像在对我发出诚挚的邀请——

要不要看一看,这人间的七点半如此浪漫。

尾声

快乐、惊喜、欢愉、悲伤、恐惧……你更喜欢哪一个?

晴秋上午,随便走走,让所有的情绪随它去吧,随它融在远方的风里。

幼稚的孩童才会做出选择。

不一定要快乐。

推荐语:

俄罗斯大诗人普希金曾说:这世上没有幸福,但有自由和宁静。

普希金把快乐和幸福归于“世俗”,把自由和宁静归于“自我”。其实,两者是不可能分开的,问题是如何在“世俗”中坚守“自我”。

文章以叙事的方式提出这样一个命题:如何找到自我?

纯粹的自我其实是不存在的,就像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人。“自我”也不完全等同于特立独行、自由放任。它是一种理想、一种追求、一种毅行、一种智慧。

05随它去吧(高中二年级,4号题)

我知道它一直都在。但具体在哪个时间、地点就无从知晓也不想知道了。随它去吧。

我第一次看见它,是在我12岁那年初搬来这里。母亲让我上阁楼打扫卫生,上楼梯时我看到了它。虽然它的外形像流体一样捉摸不定,本身又缥缈似一团烟雾,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它,并依稀认出是个人形。它有种令人熟悉的却又极具压迫感的性质。

恐惧(或者说敬畏更加合适)充盈着我,我踉跄地跑进厨房,告诉正在做饭的母亲家中出现了这样一个东西。母亲狐疑地上楼看了一眼,却说什么也没看到。她挥舞着锅铲咆哮着:“快去做卫生,不要每天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!”

奇奇怪怪,嗯,可能是吧。从小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奇怪的人,同时,并不是自吹自擂哈,我也一直是个天赋异禀的人。并不局限于三岁赋诗这种“观赏性”极强的才能,我有着极高的接受新知的能力,并乐于去探寻新世界。但是,我总是害怕,害怕去选择。因为人生短暂而可能性无穷,生命渺小而真知无尽。如果我选择了这条路,就意味着我会错失别路上的风景。

于是所有的领域我都浅尝辄止。我曾读过卡尔·萨根的《宇宙》(至于为什么选这本,从书架上随手拿的罢了)。读了这书半年,我计划下本书去读霍金的《时间简史》。在喧嚣尘世中去研究数万光年外的空间,有种甜美的荒诞感。也并非是想要成天文学者云云,只是单纯想要找寻一隅深渊供我沉沦。

可半年后,我发觉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会有一片星空在头顶盘旋,与我体内的星空交相辉映。我知道,该停止了。否则那玄黑的魔咒会席卷我的余生,我将无法自拔。就这样,这些年我像在小径分岔的花园行走,我知道每条路都能将我带往春天,可是从樱花、桃花与梨花中抉择太难了。我只能在每条路上行走片刻,远远观望一眼,又毕恭毕敬地退回。我不敢选择。